新闻中心Position

当前位置:bet36体育新闻中心园林绿化

免费咨询电话:020-66889888
绿化养护工大多为临时招募 仅培训一天就能上高

作者:admin  时间:2021-07-07 21:22  人气:

  每当有工作时,一名姓蒋的男子就会在早上6点,开着小拖车来到村里,接他们去干活。昨天早上,她就和我说了句‘我要走了’!

  此次事故的肇事司机毛某为今年7月刚刚取得机动车驾驶证的新手,前天夜里,他已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警方刑事拘留。

  前天,事发现场的目击者称,毛某曾表示当时因为在行车过程中捡拾眼镜而使轿车失控,但目前警方尚未对此予以证实。而对于确切的事故原因,还有待进一步地调查,目前已排除毛某酒驾、毒驾的可能。据悉,今年18岁的他与父母共同租住在上海杨浦区的一高层小区内,一家人四年前由启东来到上海,父母在住所附近的一家电脑城内工作。

  此外,在此次事故发生后,为了切实保护养护工人的生命安全,从昨天起,除了全封闭作业和机械养护作业以外,上海各条高速公路的养护工作已经全部暂停,全面排查消除隐患。记者昨天一路驱车,在沪陕高速相关路段的确未见到进行养护作业的工人,不过在死者所在的乡镇,依旧能见到一些身着养护的服装的工人在路上行走。

  在崇明县第二人民医院内,三名事故中的幸存者依旧躺在骨科病房的病床上接受治疗,经过一系列的观察,三人已经全部脱离了生命危险,不过据家属介绍,伤势最重的祝绒三不得不面对下半身瘫痪的命运。

  据了解,此次事故中的另外5名死者分别来自崇明县中兴镇的滧中村与紧邻的滧南村内,昨天,死者的家属们全部赶到了中兴镇的社区活动中心内。

  在一间政府部门特别开辟的会议室内,记者见到了几十名家属。他们神情凝重,两名女性趴在桌上低声痛哭,大部分人的情绪较为稳定,不少男性家属则站在角落不停地抽着烟,并相互安慰着。“在我们崇明当地有一个习俗,(人死后)一定要在头七之日前解决所有的事情,我们现在就想快点把这件事情妥善解决好。”死者的家属表示。

  而在这间会议室的一角,上海园林绿化建设有限公司的几名负责人也已到场,据绿建公司的相关工作人员透露,目前双方已就大部分问题达成了初步协议,待晚些时候会出一份协议,并愿意在调查结果出来以前先行垫付部分死伤款。而据几名死者家属稍后透露:“目前谈下来,可以拿到约10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。”

  前天中午11时许,G40沪陕高速崇启大桥江苏往上海市区方向54公里处发生一起重大道路交通事故,一辆日产轿车在行驶过程中失控撞倒了8名正在该路段进行绿化养护的工人,事故导致其中的5名工人死亡,3名工人受伤并被送往医院抢救,目前,肇事司机毛某已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刑事拘留。

  此次事故发生后,为了切实保护养护工人的生命安全,从昨天起,除了全封闭作业和机械养护作业以外,上海各条高速公路的养护工作已经全部暂停,全面排查消除隐患。记者昨日在调查中也发现,该路段的绿化养护工大多为临时招募,仅仅培训一天就开始上高速作业,这在上海高速养护工作中并非个别现象。

  中兴村滧中村316号,一间一层楼的老屋里,比起周围鳞次栉比的两层楼房,破旧而不起眼。

  这里是死者赵情郎的家,在她的老年乘车卡上,这名75岁的老人虽然已有不少白发,但是嘴角微微地上扬,露出一丝和蔼的笑容,看见照片,他的老伴,今年77岁的蔡友郎眼眶再度有些湿润了。

  老夫妻俩在男方21岁的时候结了婚,如今已经度过了整整56个年头,已经足以称得上是一对“金婚”夫妇。如今他们膝下育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,三个女儿都已出嫁,儿子也住在东面不远处。老两口的房屋共有东西三间屋子,木质门框上的油漆已经掉的差不多了,木头表面油亮亮的,地面没有铺设任何水泥、石板或是砖头,只是一层被人踩得凹凸不平的泥土。

  原本老两口的生活虽然谈不上富裕,但是平淡,足以安享晚年,门框上刻着的“福寿双至”四个字显然是这家人最大的愿景,但是这一切在前天中午戛然而止。

  昨天,家里人已经都赶到了老屋里,一方面是想了解这件事的处理结果,另一方面是想安慰安慰老父亲。蔡友郎并不喜欢将心事体现在脸上,尽管心中想念老伴,但是从他脸上很难看出伤痛的表情,他只是很少说话,和记者对话间不时会望着地上发呆,周围人说什么他也没反应。

  蔡友郎告诉记者,老伴从前年开始做道路养护工,断断续续地做到现在,尽管不用经常去,但是加起来也差不多有个把月了,为的是挣点钱补贴家用。每当有工作时,一名姓蒋的男子就会在早上6点,开着小拖车来到村里,接他们去干活。“昨天早上,她就和我说了句‘我要走了!’”蔡友郎回忆道,随后便上了车,离开了村子。直至下午,噩耗传来。

  家里人说,母亲料理的五亩地这下也没了着落。由于蔡友郎身患高血压,几乎无法下地劳作,家里的地都交给老伴一人耕种。不久之后,水稻田就将收获,正是最忙的时候。尽管子女答应会暂时替母亲负责好,但是蔡友郎心理还是没有底,只因为自己的生活缺少了一个最重要的人。

  距离赵情郎家步行3分钟,是胡正球老太太的家,这栋楼房在村里并不差,甚至很醒目,家庭条件也要好上不少。墙面贴上了红色瓷砖的两层楼房,亲戚们坐在大厅内,老人的一双儿女则已经前往社区活动中心,处理母亲的后事。

  亲戚告诉记者,24年前,胡老太太在她儿子7岁的时候丧偶,“老公也是因为工伤死的。”随后老人没有另外改嫁,守寡24年,如今已有63岁。老人的外甥仰望着这幢楼房,向记者叹了口气:“这幢屋子就是老人靠一己之力,起早摸黑慢慢挣钱造起来的。”家人告诉记者,老人特别得勤劳,光是蔬菜就是种一万颗。其间他指向了屋前的一片菜地,“把儿子和女儿拉扯到很不容易。”亲戚介绍,胡正求慢慢挣钱,起先把老屋子翻修成了一层楼的平方,几年后又攒下积蓄,在平房上方又搭了一层,成为了记者昨天看到的楼房。

  如今,她的女儿已经出嫁到上海市区,儿子则去了外地发展。而老家的楼房里,只有老太太一个人长期生活,“没有人帮她,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弄的,包括所有家务。”在西面的厨房内,农村特有的灶台极为干净,墙面的白色瓷砖靓丽如新,地面上为了便于清洁,被铺了一块白色的布。

  老人的外甥告诉记者:“老太太平时性格开朗,其实她并不缺钱,每月有上海小城镇保险900多元钱,家里的饭菜也都是自己种的。但是老人又不打牌,又没有其他爱好,就想多干干活,又能锻炼身体。”也正是因为这样,老太太毅然选择了前去做临时的绿化养护工人。

  据了解,老太太的儿子在外地做了生意,发了家,连宝马轿车也买了起来。“儿子以前不止一次劝过母亲,‘妈妈,你别这么做了,你缺钱我就给你,好好休息休息不行吗?’”亲戚说,“但是老太太并不在乎,还讲‘我要你钱干什么,我不是缺钱,就是想干活,解解闷。’”

  家人对于这次的噩耗无不扼腕叹息,“我们也不理解这个车祸是怎么发生的,她这么开朗的人,本来整天念着想看到孙子,结果却没能如愿。”记者得知,老太太的孙子出生没多久,原本儿子近日想办一场酒席,让老太太抱下孙子,但这天没有到来……

  记者此前从现场图片、受伤人员口中均得知,事发时确实已摆放警示标志。而昨天,上海园林绿化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糜诚浩也给了记者肯定的答复。不过到底该在距离作业区段多远就放置警示标志?目前仅有工人告诉记者,在距离他们50米左右的距离放置过警示标志。

  根据2004年公布的《公路养护安全作业规程》,在进行绿化养护的过程中,凡需占用车道进行绿化作业时,必须按作业控制区布置要求设置有关标志。依照《公路养护安全作业规程》的规范,作业的路段前方还需设置警告区、过渡区以及缓冲区,并且在养护施工区中使用,标志、标线、锥形交通路标、公路防撞桶、施工警告灯、移动式标志车、可变信息板、警示车、夜问照明安全设施等。其中,设置警告区的最小长度为1600米,上游过渡区最小长度应为90米,缓冲区一般宜取50米,主要设挡路牌,阻隔车辆进入施工区域。

  对于这些要求,糜诚浩坦言,此次事故中的警示设置可能存在问题,具体情况还需要等待警方最终的调查结果。

  在崇明县中兴镇滧中村内,此次事故仍是村民们最重要的一个话题,尤其是在那些死者住所附近,不时有村民再次停留,“可怜”是他们口中出现最多的词语。而除去几名不幸去世的养护工人外,还有其他几名村里人也从事着养护工的行当。

  具体是怎么开始做起来的,死者赵情郎的老伴蔡友郎向记者回忆道:“最早是前年开始陆陆续续做的。”据介绍,当时有一名姓蒋的男子来到村内,叫上了一些符合“要求”,处在退休年纪的妇女,说是去做养护工人,双方并没有签署过协议,只是说清楚每小时的工钱是7元钱。

  这里所说的“要求”,绿建公司的董事长糜诚浩表示:“让他们做的工作主要就是清除高速绿化带内的杂草,我们的要求就是身体要好,人还灵活,要做得动,都是一些临时工。至于年龄,我们只有一个口头上的说法,‘要65岁以内的’。”

  在答应蒋姓男子,确认愿意前去做道路养护工后,那些村民便得到了“录取”,但对于安全培训,似乎做得并不“专业”。

  在此前采访的伤者以及糜诚浩口中,记者得知,绿建公司确实对这些工人进行过为期一天的培训。整个培训内容包括两部分:一部分为安全知识的培训,例如工作时不能走在正常开放的车道内,以及安全警示标志的放置;还有一部分就是养护方面的专业知识培训,由于这批养护工人的主要任务是去除杂草,相对较为简单,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。

  对于培训的内容,不少死者家属都表示太过简单,“他们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,而且文化程度也不高,只知道要摆放在50多米之外,但是这个线

  糜诚浩表示,这名蒋姓男子为绿建公司的一名劳务工,是这批养护工人的领工,主要负责每天具体的工作地点(路段)、工作人数;而这些工人并非绿建公司下属的员工。

  据糜诚浩告诉记者,今年4月底,整个崇启大桥的施工阶段正式宣告结束,而一般高速公路施工结束后还必须有一到两年的养护期,需要配备一定的人员。由于费用较低,绿建公司随后找到了崇明当地一家名为“新景工程有限公司”的单位,并与对方签署了为期一年的“借工协议”。“由于这里较为偏远,这家公司是当地的单位,对于这里肯定比我们要熟悉很多。”

  新景工程公司在得到这份协议后,临时招募了一些附近农村里年纪略大的女性。在得到绿建公司的培训后参与到绿建公司要求养护的区域工作。蒋姓男子在此期间被临时算作了绿建公司的劳务工,直接与绿建的指挥部保持联系,并且出现在养护现场,具体领导这些养护工人。

  对此,糜诚浩坦言尚不清楚。“由于具体负责的工程经理正在配合警方录口供,保险的问题尚不知情。

  据悉,包括死者赵情郎在内的养护工人最小的54岁,最大的75岁,绝大部分人已超过了女性法定退休的年纪,显然都是退休返聘人员,这在公路养护行业并非个别现象。糜诚浩称,口头上曾说过要求65岁以内,但是由于养护行业人员流动性很大,今天需要10个工人,过几天可能就一下子要50名工人,大部分人做做停停的,也有后面进来的,可能第一批工人会符合公司的要求,后面一些新进来的就会超过要求的年龄,这次事故中就有个别人超过了。

  此外,死伤的8人均为返聘退休人员,返聘后这些人在工作中发生事故,将很难获得工伤认定。即便得到了民事赔偿,也比工伤赔偿要少得多。

  “那么大的事故,如果肇事者是上海的驾校考出的驾照,那么教练、考官、驾校肯定要被倒查。至于在这起事故中驾校需要承担多少责任,将面临什么样的处罚,则由公安部门负责。”市运管处昨日表示,目前,上海对驾校“诚信考核体系”中明确,新手“出师”后3年内肇事,并且属于同等责任以上,培训该司机的教练、考官、驾校都将受到“株连”,面临严厉的处罚。今年3月,上海曾连续发生几起新手司机因各种原因造成交通死亡事故的事件,结果教练和驾校都受到了相应的处罚。

  记者了解到,市运管处、车管所、执法总队和行业协会对上海的驾校有服务排行榜考核。新手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追索驾校的责任,属于培训质量不到位,在考核中将被“一票否决”,被评为“最后一档”。

  对此,相关部门会责令驾校将培训该司机的教练辞退,并将其列入“黑名单”,3-5年内不得从事教练工作;同时,驾校将面临停业整顿,还要减少开班数量,将直接影响到教练和驾校的经济利益。此外,该司机的考官也会受“株连”,如果是车管所的考官将面临“下岗”,重新培训后再上岗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bet36体育 版权所有